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流氓業務員(全)-18

9月前   ·   【小说】校园春色
第八十九章政局

  我又开着那辆白色的三厢polo,离开公司向娟娟家去了!作为天津的第
二把手,王市长居住在市政府大院,就像是和其他省的省委大院一样,这里都是
别墅区,其中住的都是市里重要的领导和够级别退休的老领导。这了地方不是你
有钱就可以住的,那是需要级别,只有你不够级别那就没有权利居住!我到了市
政府大院的门口,就停下车,我也不想啊!可是面对敬爱的人民武警一个敬礼,
就把我给请下来了!

  “您好!请问你到这有什么事情吗?”一名威武而严肃的武警问道。“您好!
我是应邀到王市长家做客的!”我客气的回答道。“好的,不过我要核实一下,
您的姓名是?”“周川!”“那您请稍等,我给你问一下!”说完他就回到了警
卫室联系王市长家,询问我说的是否属实。毕竟是政府大院,安全保卫工作非常
的重要!“您好,周先生,你在我们这登记一下,我们就可以放您通行了!”一
会儿,他回来很礼貌的说道。“好的,这是应该的!”我登记完,就开车进了市
政府大院,真是干静整洁,各种施舍齐备,透露出一种庄重朴素!在这样的一个
很有氛围的地方,真是一种地享受!真的难以想象这是尔虞我诈的权力中心人物
的住所,看来一般的老百姓一辈子也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权力的!我记得娟娟给
我说过,她家住的是她爷爷以前居住的地方,也是这个小区最好的地方,正中间
的那个大别墅!还没有到就看到芳芳和娟娟在路口等我。

  “老公啊!你才来啊!我们等你那么长时间了噢!”娟娟高兴的撒娇的说道。
“哈哈!有事情要处理一下了,还要给你老爸老妈买些东西啊!希望别认为我是
在行贿就行啊!”我开着玩笑地说道。“老公啊!你就是这么的贫嘴!”芳芳抱
着我的手说道。“嘿嘿!一般人,我才没有兴趣贫嘴呢!这不是自己的老婆吗?”
在我的贫话中进到了别墅中!别墅如果形容的话,几个字概括了,典雅朴素,充
满着书香气息。看到一位看似三十多岁的贵妇人坐在沙发上,见到我进来,站了
起来!“阿姨,您好!我们又见面了,您最近还好吧!”我这是第二次见到她!
“啊啊!周川啊!来都来了,还带什么东西,以后可不能再带东西了!我们两家
是什么关系啊!”没有想到阿姨还是这么的好说话。“应该的,孝敬你是我的本
分!你是我的长辈吗?”我恭敬的说道。“好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不知道
吗?要不我们能将女儿放心的交给你!娟娟还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照顾照顾
她!”“妈,看您说的是什么呀!好像女儿就不好的似的!”娟娟不依地说道。
“哈哈!”引得我们大笑。“好了,周川,他们老哥俩儿在楼上书房呢!你上去
和他们聊聊,一会儿下来吃饭!”阿姨笑着给我说道。“好的!我这就上去!”
在娟娟的指点下,我到了书房敲门走了进去。此时,王市长和赵总正在喝着茶聊
着,我进来后,赶紧老老实实的歉意地说自己来晚了!

  “好了!来这还这么客气!哈哈,我们家的娟娟都住到你那了,怎么说呢?”
没有想到电视中那么一个很威严的人,也是这么的好说话。“是啊!我们可是商
量好了,这个月就给你们订婚!我们可都是等着抱孙子的人哦!啊啊!”赵总也
起哄地说着。“好,好!你二老就饶了我吧!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什么,这还不
行吗?”面对眼前的这两位人精,我只有赶紧的求饶,一定他们达成了什么共识。
“嗯,态度不错,等现在你的公司处理完了!我们就把你们的婚事等下来,你这
样的人啊?恐怕是不能办结婚宴会了,所以订婚就当结婚了!”“还有,我们两
家商量好了,订婚不惊动任何亲戚朋友,只有我们三家人自己热闹热闹就行了,
还要保守你们之间的秘密。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赵总摇摇头说道,
如果不是命运的事情,估计是不会这么做的。“对不起啊!我也没有办法啊!”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我们这样的情况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总不可以只顾及一个
人吧!这样谁也不满意,再说我也舍不得其他的老婆啊!“哈哈!老赵你怎么说
得这么沉重呢!还没有我们的老爷子们看得开呢!她们以后是什么结果,谁也没
有办法预料到的!儿女自由儿女福!”王市长笑着说道。“是啊!还是想着抱孙
子吧!”赵总也微笑的说道。“这才是正事情吗?周川,我要在娟娟大学毕业后
一年内见到我的外孙子,你给我记着!知道了吗?”王市长严肃的命令道,“是
啊!我们家也是,到时候芳芳也得给我们生一个!以前我们两家都是一起有的她
们两个,你可不能坏了这个传统!嘿嘿!”赵总奸笑的应和着,真得无法想象他
们两位老人家还有这么的一面。唉!其实真正命苦的还是我,面对眼前两位老丈
人的压迫,我无语点着头。

  “我们还是说说你公司的事情吧!听说你要自己的解决?”作为政府的一方
大员,很容易的掌握自己的感情,转眼间就开始说正事了。“是的,我想自己解
决它,不能在你们的庇护之下,那样成长很慢,以后更会形成依赖心理,还是自
己闯吧!上次赵爷爷给我说过,自己的势力才是最重要的,那才是我的!”我清
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嗯!你这样的想法真的不错,也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
可是这次你面对的对手太强了些,我都没有太大的把握,已经惊动了老爷子,你
是怎么想的呢?”“是啊!周川,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看你那么自
信的样子,真的有些看不透你了!”赵总也很纳闷,毕竟这件事情不涉及到高层
是解决不了的,可是从他们掌握我的资料上,没有显示我和哪个高层很亲密的接
触!“其实也没有什么的!还记得我跟您讲丁凯打赌的事情吗?”我微笑的对着
赵总说道。“嗯!记得,有什么联系吗?”赵总回答的时候,我余光看着王市长,
他没有什么反应,看来他早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够紧密地,看来王市长
一直在注意着我,暗中也是在不断的考察着我!“就是那个时候,我拜了一位老
师学习经济学,也就是现在的龙总理!”我平静的说道。“什么?”“什么!”
我的话在他们耳中却是如春雷一样,他们都吃惊的同时惊讶道。“怎么一点都没
有听说过呢!”尽管他们知道我没有必要说话骗他们,可是王市长也不得不核实
一下,毕竟这太让人震惊了!作为一国的总理,一位在政治经济学界的泰斗,他
的弟子,还不震惊吗?“哈哈!这件事情除我应该只有三个人知道,这是老师吩
咐的,原因我想您都知道吧!”我笑着说道。“嗯!我知道了,龙总理真是个厉
害的而让人尊敬的领导啊!他这样的培养你,你也没有要他失望!没有想到我们
也有这样的好女婿,可惜你不从政啊!”王市长可是很有感触,我的政治背景太
厉害了,如果从政那一定是一帆风顺的!

  “老王说的对啊!现在龙总理可以说是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之一了,今年还
不到六十!如果你从政几十年后一定可以问鼎核心位置之一的,还有你在武云表
现出来的政治天赋,那一定没有问题啊!”赵总也说道。“也许商业更适合我,
商界更加的锻炼人啊!”我干笑得说着。“啊啊!是啊!你小子的可塑性太强了,
你在商业上就是一条龙,一定可以的,我们可是一直在背后支持你啊!”赵总高
兴得说,毕竟他是在商场的,不过王市长就十分的为我可惜了,看他的样子真有
把我重新拉入政坛之势!“哎呀!真的是可惜了,如果你要回到政坛跟我说,我
一定支持你!”王市长仍然不放弃的说道。“啊啊!老王,估计你是没有希望!
他的摊子都已经铺起来了,不可能甩手不干了!对了,你和龙总理联系了吗?给
他说这件事情了吗?”

  “嗯!下午已经订好了,明天晚上他老人家在中南海等我。我到时候再说取
得他的支持,以后公司就更加的好做了,现在没有后台真的是不好干啊!”

  “是啊!商业这东西在那个国家都一样,都是官商!”赵总感触地说道。
“嗯!我会处理好的,对了,您可以给我讲讲现在的京中的局势吗?我到时候也
好注意些!”我虚心的向王市长问道,我以前做小科长的时候知道一些,可是我
的职位只能得到一点皮毛啊!

  “好的,你这次进京,估计局势又有一些变化了!”王市长意味深长地说道。
“噢!为什么?”我疑惑的问。“哈哈!我给你分析一下现在的政治局势。现在
中央政治局有十大常委,其中有两位是军队出身,这是上届宪法修改后定下来的!
总的来说,现在的政局是很复杂的时候,现在主要都是分为四个派系,还有一些
小的就不说了!势力最大的是副主席吴青,其中十大常委中的政协主席穆基、军
委副主席金胜上将都是他的人,还有中央的高层和各地高官不少都是他的人;而
后才是国家主席古圣为首,总理龙云和军委副主席张大年上将拥护着,一直把持
着国家的命脉;而后是委员长洪天所带领的老干部,这也是很大的一个势力,尽
管已经下去了,可是他的实力是不可估量的;最后是中立派了,我们家老爷子
(国务院副总理王林国)就是这样子的人,和他的好友副总理黄海山就是代表,
哈哈,势力也是满大的,老爷子可是从事了一辈子的组织人事工作!尽管有这么
多派系的纷争,可是都是内部权力争斗的,对外则是一致的!这也是我们国家一
直都是蒸蒸日上的原因!”“原来还这么的复杂啊!我明白了我这次去北京为什
么会有局势变化,真的是没有办法啊!”我真的是不想再参与政治了,那里真的
不适合我的!“是啊!我们老爷子,这次可就不能这么的清闲了!你和我们之间,
和总理之间的关系,就自然的被有心人将他们归为一系了!”王市长无奈的摇摇
头,政治永远都这么残酷!

  “看来是不可避免的,那看看老爷子的意思了!他会考虑更加得周到的!”
赵总笑着说道。

  “哎呀!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还是要老爷子决定吧!到底怎么处理这
件事情的关系!”王市长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看还是请示王爷爷的好,老师那是一定要去的,这已经不可避免了!唯
一是掩饰我和总理的关系或者是和你们的关系!可是这些都不好实现!”

  我没有想到我会卷到权利之争中,商人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要借助官家的势
力,难免的介入势力争斗,可是我要从中明哲保身,要不我宁可关门不做了!

  “是啊!你却是陷入了两难之地了,不过要记住,有的时候人是随着变化的
走的,有些结局是没有办法预料的!”作为政坛这么多年的老将,王市长知道了
我的处境,宽慰地说道。

  “咚咚!”门被敲了几下,娟娟在外喊道。

  “吃饭了!快下来吃饭了,要不没有你们的了,哈哈!”我们没有说什么,
就下去吃饭去了!

  在丰盛饭菜面前我没有客气,吃的可是很饱。因为开车,所以稍微的喝了一
点酒,当然这是两个丫头挡驾的结果,少不了几位长辈一顿的玩笑调侃!吃过后,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王市长给我说,明天早上给我信,他跟老
爷子联系商量一下!芳芳和赵总回去了,最后只有我一人回去了!

  我开车离开政府大院,后面是保护我的那辆奥迪,可是在奥迪的后面却跟上
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



  第九十章半路截杀

  政局是商人最关心的事情,作为一名优秀的商人,对政局和政策的把握是十
分重要的。我以前天真的认为以后再也不用参与政治这个问题,可是这些都不是
现实的。我既然开公司设工厂,那就一定会介入其中,既然我不能置身之外,就
应该好好的策划一下。

  我在前面一边开着车,一边的思索着下步怎么操作!而后面的车里却正考虑
着我的安全。

  “孙哥!你看,后面的车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金丝镜警惕的说道。自从
昨晚被人家无声的给制住,他们再也不敢有一丝大意了!

  “不错,我跟周先生联系一下,我和狂刀到他的车上去保护他,你自己在后
面跟紧点儿,还要注意啊!”孙建强现在可是知道,我是一位非常不平凡的人,
我接触的人和事情已经让他震惊了。

  “赶紧联系,前面两公里处有个路口,这条路行人也不多!估计在那个地点
的下手的可能性很大!”

  “嗯!我知道!”

  我正在开车,听到手机声响起,接起来才知道是我的保镖孙建强打来的,他
要求我在一边停车。我知道一定是有事情发生,毫不犹豫的靠边停下。昨晚出了
那么大的事情,他们的公司要求给我换保镖,可是我没有答应,这不是他们的错,
面对那样的高手,他们这些人都没有用的,新来的人估计还没有他们三位强呢!
再说的,如果他们回去了,那以后请他们的人就少了,还有我和他们一段时间,
怎么说也有些感情,不希望他们没有面子。最后,我的要求是他们都留下,继续
的保护我,我信任他们,他们知道后非常的感激!

  “周先生,估计后面有人跟着我们!我开车你和狂刀做到后面!”孙建强在
我的车刚停下就上来说道,并要求我不下车钻到了后面,狂刀拿着那把精钢做的
关东刀,严肃谨慎的保护着我。

  “嗯!通知了你们上面的人了吗?估计这是策划好的!你们一定要注意自己
的安全!”我镇静的问着,同时关心的说道。

  “谢谢!我们的人正在迎着来接我们!”孙建强感激地说着,狂刀看到我没
有一点的惊慌,反而非常的镇静,心中不由得竖起大拇指!

  后面的奥迪在金丝镜的驾驶下,始终保持着一个车位的距离!他将枪上膛,
放到一边,观看着后面车的动静!

  后面的黑色的桑塔纳。

  “妈的!这几个保镖还真TMD精啊!这样的保镖一定也是军队中训练出来
的,看来这个小白脸也不简单啊!”开车的男子骂骂咧咧的说道“军队怎么了!
老子今天都把他们宰了!那个前面的小白脸,开个破‘菠萝’,命还真是TMD
值钱啊!五百多万买他的命,比咱们干一年都强,要是咱们公司每个月都有这样
的生意那不发了!哈哈!”一个拿着大砍刀的凶悍的男子叫嚣到,脸上的横肉上
有好几道深深的疤痕,满眼都是杀人的凶光。

  “还是要注意些,小白脸的三个保镖,其中有两个有枪,也是不简单的人,
要不是价位高,估计老大也是看到这点吧!一会儿,其中那个拿砍刀的交给你了,
拿枪的就交给我们几个了。嘿嘿!主要是把那个小白脸干掉,我们就出去躲一段
时间,也好好的享受一下!”

  “哈哈!一定是想你在新疆那的几个妞了吧!”

  “你不想吗?她们的技术可真是不错!好了,注意要开工了!”开车那个的
男子说道,突然打开一个车上特别的按钮,车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个地方是个十字路口,同时过路的人也非常的少,相交另一条路是小路,
仅仅可以容下一辆大车单行。

  黑色的桑塔纳慢慢的跟在奥迪后面,突然打把到逆行道加速前行。如果是普
通的桑塔纳车还好,可是它的发动机改装过的,不比一般的赛车差,只见一道道
火星在车轮下向后极速飞出!金丝镜一看不好,也加速准备阻止他们通过,可是
还是晚了!只见他们的车飞速的冲过了十字路口,而就在金丝镜也要通过的时候,
一辆东风大卡车直接冲出挡住去路!反映迅速的金丝镜赶紧快速的向里手打把,
终于擦着卡车的边并行的开了出去,避免了相撞的结果!又赶紧的刹住车挂到档,
转着圈的向倒开,手中拿起了枪向卡车上射击,他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一起蓄谋的
谋杀,同时卡车上站起来了一名带着面具的穿着防弹衣的黑衣人,拿着一把AK
就向奥迪车一阵的扫射。金丝镜按着曲线的路线倒退,不时地开几枪。不留神一
颗子弹穿过玻璃打在肩上!幸好,开枪的人不是主要杀他的,一梭子子弹完后就
开车走了,要不他也就交待在这了!

  金丝镜从衣服上撕下布条简单的包了一下,不顾得那么多了,加快油门向前
开去,他担心着我们三个人的安全。

  我们已经小心翼翼的,可是突发事件还是措手不及!突然看到那辆黑色的桑
塔纳加速超过了我们的奥迪车,孙建强看到就知道不好,毫不犹豫的加大油门一
最高的速度向前开去。同时他的一手掏出腰后枪,口中吩咐的说道。

  “周先生趴下!狂刀保护先生的安全!”

  我刚趴下就听到枪声响起,我们的车身就就开始被击中,现在车已经不是按
照直线开了,而是时刻的防着后面的杀手打轮胎,来回的晃动的前行。后面改装
的车还是比我们的快,他们就开始挤压着还时不时地撞一下我们的车,好把我们
挤到路边停下来,我被狂刀压到身下,保护起来。孙建强一手开车,一手看准目
标就开一枪,他的枪法不错,可是现在很难的打准,就是这样也给那个开车的男
子来了一枪。

  “操TMD,小子枪法还够准的!哎吆,疼死我了!老子非杀了他!”

  “小武,没事情吧!看,老王他们来了!这次一定把他们都作掉!给你出气!”

  随着他的说话,对面来了一辆破旧的越野车,向着我们的车撞了过来,“妈
的!”口中说着的孙建强无奈的向外打轮,因为里手是那辆桑塔纳,前面是越野
车,无奈的这么做了!

  我们的车只好开进了路边的人行道上,飞速的撞飞了一个垃圾箱,准备斜穿
过去的。可是很可惜我们没有成功,因为我的车轮胎被越野上的一个人给打爆了,
车一下子就冲过路边的一段的草坪向墙上撞去。孙建强控制着车,快到墙的时候
刹车,用车和墙组成了死角,这样的防卫希望可以等到家里的人的救援或110
的到来!

  “快下车,躲到车一边掩护起来,快!”我们赶紧从另一边的门下去,用车
掩护,狂刀还是将我挡在身前,从他的急速的呼吸看出他是想出去狠狠地砍一顿,
来发泄自己的气愤。

  我们这边的防卫形势,很叫那几个杀手皱眉。

  “妈的,那个司机真的不简单啊!”说话的是那个越野车上的那个司机,越
野车上小心的下来两个人,都是拿着枪!其中的一个就是那个打爆轮胎的人,他
就是那个老王,枪法极其的准!

  “不错,我就挨了他一枪,妈的,这次都把他们给宰了!”桑塔纳的司机叫
嚣的说着,抬手就是一枪。

  “还是快点的解决,他们的人一会儿就会赶过来的,快!我们前面的掩护,
你从旁边隐藏的过去”那个老王对着拿着大砍刀的说道,他也是这次行动的策划
者。

  说着,他们那边的四个人,三杆枪不停的射击着,一把AK两把手枪。这只
是一眨眼的功夫,两边都受了伤!他们的那个叫嚣司机脑上中了一枪挂掉,他们
剩下两个人更是有发疯的射击。孙建强胸前被打了一枪,血不停的流下了,我赶
紧将自己的衬衣使劲的撕下一块,给他包扎上。

  “先生不用管我,还是注意安全!”

  “什么安全,你这样流血不行的!”我固执的给他包扎好,我感到自己十分
的恼火,因为我的原因,使他们处在危险之中!

  突然孙建强的手上了一枪,枪掉了下来,我没有犹豫的拿起枪,将孙建强推
到我的身后,“狂刀,给他包扎!”我命令道。

  很久没有摸过枪了,以前军训的时候和教官的关系非常的铁,那时候他教我
打枪才学会的。最近的一次摸枪还是上次二哥受伤,千里追杀的时候用过,将没
有换上的子弹夹快速的换上。可是就是这么一瞬间,他们那边的那个拿大刀的已
经悄悄的摸了过来,他和死掉的那个司机关系非常的好,一起行动了很多次,看
到搭档的死去,他愤怒了!从外围跳过墙,从我们的后方的墙上跳了下来,他们
那方一看自己的人到了也不开枪了,因为他们相信同伴大刀的厉害,一定没有问
题!

  “注意!后面!”我看到后对着狂刀叫到,此时孙健强已经开始昏迷了,狂
刀推了一下他,拿起关东大刀,来不及回身反手就是一刀。可是他吃亏了,从上
而下的大刀全力的一击,狂刀没有挡住那把大砍刀,他收不住的向我这边扑了过
来。此时我的手枪刚装上子弹,来不及的拉开保险!愤怒的杀手就一刀向我劈了
下来,我下意识的拉着狂刀向后躲,狂刀看到这样的情形,抬手把关东刀由下向
上接了上去,可惜啊!刚才他的右手就被震的手腕错了位,根本没有挡住这一刀。
杀手愤怒的一刀将狂刀的右手臂连刀砍了下来。

  “啊~~”痛苦地叫声从狂刀口中喊出。

  鲜红的血喷了出来正好迷了那个杀手的眼睛,我含恨的向他的脑袋就开了一
枪,一枪将他击毙。对面好像看到自己同伴的死了,稍微愣了一下,就开枪的跑
着向我这边慢慢的前进。我没有来得及给狂刀包扎,只好向他们射击!

  我的枪只剩有两颗子弹了,再不来人我们就全挂这了!正在这时候,只见一
个人影从路那边飞快的跑了过来,是传说中的轻功!如果不注意,真的难以相信
那是一条人影!突然,那边的枪声愕然而止,我一看才知道两个人已经倒地,估
计已经死了!

  “您好!您是周先生吗?”一个冷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说道,他的速度真是
太快了!

  “正是,你是?”感到他没有杀气,同时从他来的情况来看,他是古武世界
的高手,我没有犹豫的回答道。

  “先生,暗影受吴先生之命救驾来迟,还请惩罚!”他听到后恭敬地说道。

  “哈哈!你救了我们,还没有谢你呢?怎么会责怪呢!以后再说!”尽管我
的心中充满着疑问,但是这不是问的时候,我赶紧的蹲下帮着狂刀包扎。

  暗影看到后,飞快的在狂刀的肩膀上点了几下,鲜血马上就停止了!又拿出
一种药丸给狂刀吃了下去,看这样狂刀缓解的痛苦,应该是止痛类的药物。

  “谢谢!让先生受惊了!那些人怎么了?”而后他担心的向他的孙头看过去。

  “要不是你们,我恐怕早死了,该谢谢的是我才对!还要你丢了一个胳膊!
对不起啊!那些杀手都被赶来的朋友收拾了!”我心痛地而感激地说道。

  “先生,他的心脉跳得很慢,我已经给他服用了一些药物,不过要赶紧的送
到医院,要不就来不及了!”暗影检查后硬喂给孙建强了一种名贵的保命药丸。
看到这样衷心护主的人,暗影非常的佩服,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仅有的三颗保命
的珍贵无比的药丸,给他服下了一颗!

  “嗯!”我们快走。

  暗影抱着孙建强,我架着狂刀拿着他的一只手臂走向了路边,此时看到金丝
镜看着车狂飙的过来,暗影从那死去的两个人头上取下了飞刀出现在他的手上,
我看了那曾经插在死去的那两个人头上的的飞刀,非常的小,大概只有一寸五,
看上去就知道非常的锋利无比!

  “自己人!”我看到手臂上流着血的金丝镜开着车,说道,他的车紧急的停
下!

  “先生,狂刀你们没事吧!孙哥怎么了!”他下车问着,他焦急的眼中,不
由得开始有了雾气1“快走,去医院!孙头现在还没有事情!”我迅速的命道!

  他听到后转身发动汽车,我们都上了去,离开这里向最近的医院出发!短短
的几分钟,我又在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在车上,我看到暗影拿出他的手机打了一
个电话,说道“一切安全”而后就挂掉。

  我知道这个时候问暗影是不合适的,仅仅地向他点点头,没有仔细的观看他,
一直注意这孙大哥的情况!用手捂着他的伤口,因为他的伤口还不停的向外渗着
血,他的脸因失血过多而开始发白!

  看到我这样的着急和对待自己的保镖,暗影心中才有些放心,这才是值得自
己终身要跟随的人!对待这些自己的普通保镖都这样,那以后就错不了,以后要
忠心的保护他,也许他真的是门主说的,振兴门派的中兴之主。

  幸好,附近不远处有一家大型的医院,我们的车直接快速的开到了医院急诊
门口,下车就叫喊着跑向急救室!

  看到我们这样子,浑身都是献血,一脸杀气腾腾的,吓的小护士都打哆嗦!

  “快,急救!把最好的医生叫来!”金丝镜叫着说道。

  将孙建强和狂刀放到急救的小车上!我也要金丝镜也赶紧去,他摇摇头,说
道,“我的最轻,没事情的,等他们脱离危险吧!”

  我没有说什么,他是一个说一不二的汉子,他们搭伙好几年了,彼此的感情
很深!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先去交钱,然后开始做手术!”一名三十多岁的医生
走进来嚣张地说道,后面的有紧跟进来几名医生,听到他的话眉头都皱了皱!

  “快做手术!钱我不会少你的!耽误了,有你们好受的!”我对这些不是先
看病人,反而要钱的医生很反感,大声地说道。

  “你吵什么?谁知道你们到时候有没有钱呢!”那个医生真的是瞎眼了,没
有看到我们这一身的鲜血,没有一点的眼里,还想给我们要好处!

  “滚你妈的!你要是不赶紧治疗,我要你命!”金丝镜火了,掏出枪指着他
的头骂着。

  “啊~!你们,你们!”吓的那个医生瘫倒地上,其他的几位医生也吓的不
轻。

  “好了,收起枪!这张卡里的钱足够买下你们的医院了,你们不用担心,我
大哥是龙腾集团的张龙,他们是我的保镖,保护我被人给伤了,赶紧去救治!”
我知道不能闹僵了,掏出一张卡说道。

  “对不起,先生,我们马上救治!放心我们一定尽力!”一位后进来的老医
生看着那个年轻的医生,叹口气说道。然后和其他的几名医生都进去做手术去了!

  “你就不用去了!把你们的医院的名医都叫来,还有安排其他的医生给他把
子弹壳取出来!你要一点儿错,我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办好了之前的一切勾
销!”我没有让那个嚣张的医生进去,不得不防着他点儿,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
道。

  “好的!我知道啊!我一定照您的吩咐做!”本来吓的要死他的,打算赶紧
离开这里报警,听到这样的话,他还哪有那个心啊!



  第九十一章进京

  我和暗影两人等在手术室门口,在我的劝说之下,金丝镜也只好随着医生到
其他的手术室去取弹壳。从我开始遇险我的手机就一直震动着,直到现在我才有
时间看,是家里的电话就接了起来“老公!你怎么样啊!你在哪?受伤了吗?”
是用家里的座机打的,里面传来的是小雪和娴姐的哭腔的问候。

  “我没有事情!一点伤也没有受到,我现在很安全,他们三个为了保护我受
了很重的伤,现在正在医院等着他们的手术的消息呢!”我心中感到了她们温暖
的问候,赶紧的告诉她们我都好让她们放心。

  “老公,我们马上就过去!你在那个医院?”她们听到我在医院就着急的问
道。

  “不行!你们不可以来的,我没有事情的!你们来我很担心你们,现在有人
在找我们的麻烦,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知道吗!”我严厉的说道。

  “可是人家担心你啊!呜呜!”娴姐哭着说道。

  “是啊!我们只有看到你才安心的吗!”小雪也带着哭声说道。

  “我等他们的手术做完了,就赶紧回去!我一点儿事情都没有,你们千万不
要离开别墅,知道吗?”我再次严肃的说道。

  “嗯!好吧!我们等你!”她们两个考虑一下,也听话的说道。

  终于将她们安抚好了!刚放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座号,我思
索了一下不认识这个号码!

  “喂!您好!那位?”

  “周川,你没有事情吧!”从中响起了吴叔的声音,真是太感激他老人家了,
一直默默的关心着我。

  “前辈,我没事情,挺安全的!谢谢您派暗影来,要不是他我就看不到你了!”
我激动地说道。

  “嗯,那就好,现在有暗影保护你,这些方面听他的,你回来后和暗影来我
这一趟!”

  “好的前辈,我知道了!”

  “我等你!”

  这才看到暗影始终都在我的周围,时刻的保护着我的安全!他一来就解救了
我,可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说话,这时才仔细的打量着他!只见他有近一米八
的个子,留着短发非常的酷,还有他那冷酷的脸,剑字眉,冷静的眼睛,高跷的
鼻梁,全身上下穿着黑色的衣服,干净利索!和我的年龄相仿,真是一位英俊冷
酷的年轻人啊!

  “暗影,你也来坐下!非常感谢你及时赶来救我,不然我这次真的是在劫难
逃了!”我微笑的而感激地说道。

  “那是我应该做的!”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没有坐下,一直以来门派等
级教育的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在我的面前他没有座位。

  “无论怎么说都是你救了我们,还有你以后不用那么拘束,我这个人很随便
的!”我看着他恭敬地说话,没有坐下的意思,想了想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微笑
的说道。

  “暗影明白!听到您遇险后,他老人家非常的着急,就让我先来了,我们的
人正在调查这件事情,我会一直保护您的安全的!”

  “嗯!辛苦你们了,有空我们再好好的聊聊!”看着医院的情形,这不是一
个谈事情的地方,只好以后有时间在谈吧!

  “好的!”暗影仍是恭敬的回答,对他的这样的我也没有办法,随他去吧!

  一会儿,外面来了不少的人,我看到后知道都是大哥保全公司的人!急速的
跑过来十几个人,这也就是在凌晨时间,要白天不知道能引起多大的轰动,以为
这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非常谨慎的将我围在中间,一位领头走了过来,可是暗
影是不允许他接近我一米的。因为非常的时期,他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杀手存
在,这样的做法非常的正确。

  “周先生,对不起,我们来晚了!”保全公司的这个领头也是一位副总经理
歉意地说道。

  “没什么,这次是有人事前非常周密策划好的,我还要感谢你们公司的那三
位优秀的保镖人员,没有他们估计我早已经死了!”

  “那是他们应该做的,周先生没有事情,我们就可以放心了,这些人是张总
要求加派保护您的保镖。”那位领头的副总经理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后指着来的
一些人员说道。他可是从自己的老总那知道,我是张总的弟弟也是非常富有的大
富豪,张总跟自己的老总说过,这位周川先生的安全比他的都重要。幸好没有伤
到,否则自己的饭碗也就到头了!

  暗影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要说话,就点点头,我想吴叔一定给他交待了什
么!

  “不用了,周先生的安全交给我们负责了,你们将这些人员调到别墅去,那
里由你们负责!”暗影冷酷的说道,语气中都透出冰冷的味道。

  “我们是按照张总的意思做的,你是?”那位副总经理对暗影很不满,自己
连接近周先生一米的距离都不行,现在又不允许自己带来的保镖保护周先生,不
会是周先生又请别的保镖了吧!

  “他是我的一位好兄弟,这里有他就行了,你让他们赶紧到我住的地方,那
里更需要你们,你留下来和我一起处理这里的事情就可以了!”我解释的说道。

  听到我将暗影说成自己的兄弟,暗影心中十分的暖和,不论我所说的真假,
这一句话对于他来说就足够了!

  “好的!”那位领头的听到我的解释,才平静的答应道。说完他就留下了四
名保镖,其他的都要他们到我的别墅那去了。

  “现在孙建强正在抢救,狂刀断了一只手臂正在接,金丝镜肩上中了一枪,
他们都是非常的勇敢的,你们的公司真的是不错!”我给那位领头的简单的说道。

  “您过奖了,周先生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就行了!”那位领头的客气的说道。

  “不行!我要等他们都安全后才走!尤其是孙建强,他们都是为了我受的伤,
我没有理由离开,他们不仅是我的保镖,还是我的朋友,在这里我才可以安心!”
我严厉的拒绝道。听到我的话,那位领头的心中对我佩服!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
事情,那些在外面有头有脸的慈善名声的富豪,在这个时候,要不回到自己的家,
要不就是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根本不管那些保镖的安全。等一切都过去之后才
出来给个十万二十万的安慰费,显示自己的好心慈善!而保护这样的年轻富豪才
是我们这些保卫人员的荣幸呢!

  “那好吧!”

  “嗯!那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吗?”我想到我们战斗过的战场问道。

  “估计一切都处理好了,应该是你们刚走,我们就到了,那些死的杀手我们
都处理走了!估计我们的人已经在警察那里销案了!”领头的简单的说道。保全
公司保护人,难免不会死人的,所以他们有自己的路子解决这些遗留的问题。

  “那就好!”

  一晃两个小时过去,手术还在进行中,其间医院的和市里的这方面的一些名
医被那个嚣张的医生请了过来,看来他的面子还不小啊!

  暗影接了一个电话后,我和他到了一边小声地说了起来。

  “周先生,刚才我们的人来电话说,已经将那些拿钱袭击你的团伙全部抓获!”

  “噢!太好了!问出什么事情了吗?”我心中这才放下,平静问道。

  “他们是一个专门杀人赚钱的小团伙,一共有十二人,其中两人是经纪人。
这些人中大部分是重刑逃犯,每人身上都有人命,除去死的四个,那八个已经被
我们看关起来。已经问出是受雇于一个叫陈东的人,佣金是五百万,你看怎么处
理他们?”暗影将得知的情况告诉我,等待我的处理结果。

  “果然是陈家的人,不给他一点颜色以为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他们既然敢接
这个活,就要付出代价,将他们全部杀了,还有将他们的人头放到箱子里,送给
陈家!哼~!让他知道什么是人头谏!”我狠狠地说道。

  “知道了!”

  听到我的话,暗影非常的高兴,他刚才已经看出我的善意和亲和,本来还担
心我没有狠毒的手段,在那个世界没有这些是混不下去的,现在不用担忧了。这
才是可以成大事业的人物,对自己的人善良和蔼,对敌人心狠手辣!还是老门主
厉害,终于给我们找到一个可以光复门派的接班人了!

  “暗影,就通知他们,一定做的漂亮而不被人知道!”我的话,让暗影那冷
酷的脸上微微的露出一点笑意。

  “是!你放心!”

  “好的!我相信你们,不会对你们有什么影响吧!”我记得有个不准向普通
人出手的规定,所以问道。

  “嘿嘿!我们是不受那个规矩限制的!”看到暗影那不在意的说道,我知道
他们有很多的事情我所不知的,希望吴叔能尽快的告诉我。

  “好的!通知他们做吧!把那些有利证据留下保存好!”

  “是!”暗影拨出电话传达了我的命令。

  我不知道,现在我和暗影之间到底是关系,隐约的感觉到,他们应是我未来
的师傅为我培养的实力。如今这件事情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由他们来做,我相信
吴叔一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又是一天,六点的时候,孙建强才被推出手术室,医生说:“幸好你们送的
及时,好像有一种药物在维持着他的生命,还有他自己的强烈的求生欲,现在已
经脱离危险,只要醒来就没有事情了。”

  狂刀的手臂还在接着,他的手术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时间长些,及时接上
以后也不可以持重了!对于右手用刀的他可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希望我可以从
另一方面补偿他。金丝镜是最轻的,已经包扎的好了。

  我今天还有事情,就留下那个领头的副总经理,告诉他安排给他们三人到最
好的特护病房,一切的费用我来负责!

  我坐着武大哥接我的车离开了医院,暗影一直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在车上,
我接到了大哥、赵总等人的问候,同时王市长也通知我,今天中午,王老爷子要
在北京见我,让我上午赶过去,还有娟娟和我一起去。

  我先回到家中,安慰了娴姐和小雪,然后将带血的衣服扔掉,舒服的洗个热
水澡。娴姐和小雪在一边给我擦洗着,真是幸福啊!因为事情很多,还要去吴叔
那一趟。要不,嘿嘿!一定将两位美丽的老婆给就地正法了,当然动动手是难免
的了,呵呵!

  在我的别墅的一边,是吴叔现在住的别墅,进去后,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
古韵十足,在别墅里我看到的人不多,几个打扫清洁的侍女。就在我进入的别墅
门的一瞬间,感到了有好几股气锁定了我,应该是这里的守卫高手。我毫不掩饰
的释放出我那可怜的气势,不过我的超强的精神力可是清楚地感到方圆五米内的
情况!我身边的暗影突然感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我掌握着,心中大惊,真的难
以想象我没有任何功夫就有这样的本事,那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再到二楼的时候,
我听到了好几声“咦”的声音。

  吴叔在二楼的一间书房中等我,暗影在带到书房前就离开了!

  “前辈,谢谢您!要不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进到充满着各种书籍的房中,
看到吴叔正坐在那品茶。

  “哈哈!没有什么,你坐下吧!”

  “好的,您怎么也得给我一点儿解释吧!你说呢?啊啊!”我笑着问道。

  “嗯!可以先告诉你一些,我是古武那个圈子的一门至尊,而我考察了你几
个月,同时由大悲寺的慧悟大师引荐,还有你自己的努力,我决定收你为徒。”
吴叔微笑的解释的说道。

  “噢!原来是这样啊!师傅在上,请受弟子几拜!”我高兴的站起来恭敬的
给师傅磕了几个头。

  “哈哈!徒儿起来吧!真正的拜师等你从北京回来再说吧!”师傅高兴说道。

  “是!师傅,我真得太感谢你帮徒儿做的这一切了!”

  “啊啊!那是应该的,有些事情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你的安全是非常重要,
以后由暗影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他的手下还有二十名侍卫,以后他们就是你的保
障了,现在他们的功夫在古武中都是接近一流的好手,哈哈!还是说成江湖吧!
这是我们古武世界自己人的称法。在年轻的一辈中暗影可是佼佼者,也是江湖上
才俊榜的前五位之一,你的安全没有问题的!”

  “真的,太好了!谢谢师傅了!希望我尽快地学会功夫,也好有自保的能力!”

  “啊啊!你不用羡慕别人,如果你可以练成我传给你的功夫,天下还不是你
说的算!”师傅豪气的跟我说道。

  “那我尽快解决我的事情,我可以等不及了!对了师傅,他们保护我,恐怕
难免的以后对普通人下手,不知道有什么顾及吗?”

  “啊啊!你不用挂心这些,只要你认为不对,那就随性而为不用顾忌,以后
我会给你解释原因!”

  “噢!好的!中午我要到达北京,师傅,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去了!”现在
已经快十点了,得赶紧走了,到北京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好的!你去吧!尽快回来,有很多的事情要告诉你的!”

  “是!师傅,我让您的徒弟媳妇有空来看看你!哈哈!”

  “嗯!走吧!”师傅看到我的背影,不由得欣慰的点点头,看到如此懂事的
徒弟,希望不要负他所托,能为他除掉以前的几个混账徒弟。

  我回到自己别墅,芳芳和娟娟已经到了,看到我和暗影进来,她们两上来摸
摸我这,摸摸那,要亲眼看看我是否安然无恙,我将她们疼爱的抱在怀中,“好
了,我没有事情,你们不用担心的!”

  “刚才娴姐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吓得可不轻啊!以后你要多带些保镖噢!”
她们两人都关心的说道。

  “好的,我要和娟娟赶紧走了,回来再说,好吧!娴姐给王爷爷和老师的礼
物带好了吗?”

  “好了,我还多带了些,万一去拜访别人呢!”细心的娴姐考虑周到地说道,
“老公,我爸爸说,这次开我的车去,我的车牌照是政府的,方便些!”娟娟把
他老爸的意思说了出来,“当然了,我的车可是已经报废了!娴姐和小雪你们走
后好好的休息一下,下午再去公司,记住了!”我看着她们样子说道,这几天的
事情真是难为她们了!

  “嗯!我们知道了!”

  “那就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以后的贴身的保镖,暗影兄弟,以后
他就是我的好兄弟了!”将暗影介绍给她们。

  “是吗!以后还要麻烦暗影兄弟了!周川的安全就靠你了!我们谢谢了!”
娴姐现在表现出大夫人的气派,代表她们几个说道。

  “暗影不敢,以后会保护好少爷的,希望几位少夫人放心!”暗影早知道这
几位夫人都是我的宝贝,所以恭敬的回答道。

  “哈哈!暗影哥哥,你不用那么严肃吗!在我们家里都是很好相处的!”调
皮的芳芳在我的怀中取笑的说道。

  “是啊!在这和自己的家一样!”小雪也说道。

  “是!”暗影冷酷的脸上露出笑容地说道。

  我和娟娟坐在她的那辆挂着政府牌照的黑色奔驰车上,在后座我就睡了过去,
毕竟是一夜没有合眼了,娟娟也躺在我的怀里睡着!副驾驶座上的暗影留意着前
后的车辆。后面紧跟着的一辆保镖的车,当然还有暗中一直跟随得我的侍卫。

  开始踏上了进京的路程,面前的都是一些未知数!